首页 > J1

《人为什么犯错误》2006-9_中央编译出版社_李文庠、吕涤身

《人为什么犯错误》《人为什么犯错误》2006-9_中央编译出版社_李文庠、吕涤身

《人为什么犯错误》

出版时间:2006-9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作者:李文庠、吕涤身
页数:288
字数:268000


《人为什么犯错误》内容概要[E]

时下,有关成功、成才、励志的书籍不少,这些书籍从正面的角度,告诉人们应当怎么去做,怎样才能做得更好。
本书则从另一个角度,告诉人们不应当去做,怎样才能避免犯错误。途经虽异,目标却同。如果一个人在前进的路途上,能够少犯错误,尤其是少犯或不犯大的错误,一步一步地走下去,不走弯路,那么他离成功就愈来愈近。

《人为什么犯错误》书籍目录[E]

人为什么犯错误——代前言过度致祸——多干不如少干 前车之鉴——过度致祸 过失 一过就失 过错 一过就错 老祖宗的话没错 凡事皆有度错将无为当有为——仅有勤奋是不够的 反自然之道 好心办错事 强调过程 常常会掩饰错误 铁杵磨针 并非有为 劳劳碌碌 并非有为 不懂变通 并非有为 苛求完美 并非有为 管得太多 并非有为 “高薪勤杂工”并非有为病态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一个人的性格就是他的命运” 狭隘性格的悲剧 嫉妒是痛苦的制造者 猜疑者作茧自缚 孤僻是为人处世的大敌 暴躁乃杀一把刀 强硬固执 事业之大忌 急噪、盲动非智者所为 优柔寡断 机会丧尽 “癌症性格” 打造好的性格 培养好的习惯消极心态——心态定输赢 心态是一种人生态度 浮躁心态 易失理智 恐怖心态 危害健康 消极心态 无大出息 悲观心态 降低生活质量 骚动心态 无助于事业僵化思维——过去做得对,现在那样做还对吗? 经验决策失误多 八股思维 不得要领 过去对的 现在未必还对 惟书惟师的遗憾定位不当——认识你自己 定位太高 力不能及 定位过低 浪费人生 定位过宽 事事不精……不懂方法白费力——讲究方法才有人生效率失衡跌跤——平衡才能久安忽视细节——败于小事心中无“主”——在欲望面前,忍着点心中无“怕”字——懂得害怕是一种保护盲目从众——死要面子活受罪虚假安全——麻痹生事端缺宪法监督——自律并非万能

《人为什么犯错误》章节摘录[E]

前车之鉴——过度致祸
干了不该干的事不如不干,干得过火了、冒进了,真不如少干。
过度致祸,历史和现实的经验教训举不胜举。
历史上有许多出类拔萃的大英雄,叱咤风云,开天辟地,不可一世,可惜他们最后却败于“过度”。
大流士一世,波斯王,公元前5世纪伊朗高原上的巨人。他28岁登上王位,先是“十九战,俘九王”。紧接着征战数十年,波斯帝国版图横跨亚、非、欧三大州。为了远征希腊,两战两败,大流士还未来得及发动第三次远征就得了重病,饮恨而死。
亚历山大,马其顿王,希腊米岛的英雄。他东征波斯,北伐中亚,南征印度,10年远征,亚历山大缔造了一个空前庞大的横跨欧、亚、非三大州的马其顿帝国。亚历山大又进一步策划西征地中海,但因患病身亡,只活了33岁。马其顿王国寿命极短,昙花一现,成立不久便分裂了。
恺撒、君士坦丁,罗马帝国的大英雄。征战了北非的迦太基、西班牙、马其顿、希腊。公元1~2世纪,罗马帝国地跨欧、亚、非大州。而后,帝国爆发了经济、政治的全面危机,内战不断。罗马鞭长莫及,由盛至衰。
公元7世纪初期,随着伊斯兰教的兴起,产生了政教合一的麦地那国家。麦地那在一个世纪的时间内,发动了一连串的扩张战争,建立了地跨亚、非、欧三大州的阿拉伯大帝国,范围超过了历史上的波斯帝国、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帝国和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的内部彼此缺乏联系,只有规模,却无效益。随着各种社会矛盾的发展,帝国的崩溃在所难免。
世界史上这么多大帝国,建立起来的时候似乎没费多大事,胜者兵征如席卷,败者兵败如山倒。但是因为征伐过度,无力管辖,占了地盘,却治不好,保不住,前功尽弃。历史上许多人物征战,开始时以锐不可挡之势,东征西掠,南攻北伐,占领了大片土地。之所以所向无敌,全靠着一种“势”。等占领了大片土地后,每个地方都要分兵驻守,那种“势”便荡然无存了,攻得下却守不住。此时,占领者便成了灭火者,火情四起,灭火队疲于奔命,顾头顾不得尾,顾前顾不得后,后劲全无,不败才怪呢。
拿破仑厉害吗?厉害!他占领了欧洲那么一大片土地,仍不满足,又对俄国不宣而战,四路兵马长驱直人,直逼莫斯科。战线拉得太长,孤军深入,陷人俄军的重围,以至法军大败。法军对俄国的过度远征,成为拿破仑帝国崩溃的起点。两年后,拿破仑退位,被流放到厄尔巴岛。
黄巢英雄吗?英雄!唐末,苛政猛于虎,捐税多于毛,民不聊生,黄巢举旗起义。黄巢起义军,转战十几个省,持续十几年,行程几万里,打得太顺了,步伐太快了,但是并没有步步为营,没有建立稳定的根据地,最后只固守长安等几座孤城,很快陷入唐军重围之中,起义最终失败。
历史上有许多才华横溢的人物,只因过度劳累,壮志未酬身先亡。
诸葛亮是怎么死的,累死的。他只活了54岁,他的早逝是因为操劳过度,积劳成疾而致。而过度操劳又因为他行其“事必躬亲”,“亲理细事,汗流终日”的包办做法,管理职权过度。两个“过度”,要了他的命,从此西蜀走向败亡。
巴尔扎克是怎么死的,累死的。他只活了51岁。他的早逝是因为疲劳过度,超支生命而致。巴尔扎克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通宵达旦。为了使大脑一直处于兴奋状态,靠喝浓咖啡提神。由于长年劳累,他疲病缠身,临终时呼喊着他的巨著《人间喜剧》中人物的名字:“皮尔训,皮尔训”,希望名医皮尔训来挽救他的生命。
路遥,当代中国作家,著有《平凡的世界》,他只活了42岁。他日夜工作,困极了就伏案稍息,饿极了就啃几口冷馍。由于路遥写作太“玩命”,终于身患绝症,乘鹤西行。在科学家、艺术家、作家、文学家当中,因积劳成疾以至英年早逝者,不胜枚举。
古今中外,有多少人因过度致祸。
张飞生怒过度,不但惹祸误事,而且最后致祸丧命。典韦贪杯过度,丢了兵器,因无兵器而战死。唐太宗李世民求寿过度,拼命吃什么“长生药”,中毒而亡,长生不成,反而仅活了50岁。李逵性子过急,外向性过度,总是惹事、误事、受伤。杨修小聪明过度,总是卖弄小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被曹操所杀。林黛玉敏感过度,活得太累;言刻过度,人缘欠佳。洪秀全封王过度,竞封王2700余。“多王”并立,出现各自拥兵自重的涣散状况,严重削弱了太平军的战斗力。
前车之鉴警示我们,许多情况下,我们犯的错误,并非不干或干得少,而是干得太多,太快,走得太远,偏离了“度”。
……


  • 暂无相关文章